您好、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!
当前位置:江苏体彩七位数开奖号码 > 斗里乡 >

母职惩罚父职奖赏为何男性在职场上占尽便宜?

发布时间:2019-09-12 01:26 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

  如果我们的重点不是落在“爸爸”身上,而是落在“中国”上,那么,前面有很多好榜样:丹麦男性每天至少花3.1个小时做家务、陪家人,位列“好爸爸”和“好丈夫”排行榜冠军;挪威和澳大利亚分别以3.07小时和2.87小时摘得亚军和季军。全世界的平均值是2.3小时。而中国,是1.5小时。当然,亚洲的国家普遍很差,日本爸爸是1.0小时,印度是0.9小时,韩国是0.8小时。

  陪伴质量呢?不好意思,在有限的陪伴孩子时间里,有47.6%的爸爸是在做家务,不到一半,其余的,在看朋友圈刷微博、在读书、打电话、处理工作、看电视、打游戏……只有51%的爸爸会参与你做的事:还有爸爸做爸爸的,孩子做孩子的。

  最有意思的是,“亚太地区男性和女性对GDP的贡献率”里,中国,59%是男性贡献的,41%是由女性贡献的。印度是18%,日本是33%,韩国是35%……结合中国一直是全世界女性工作率最高的国家,再想想看她们在工作之外额外包揽了多少家务,这些数据实在意味深长。(数据来源自@数据化管理)

  我的原生家庭,就如同最标准的中国式家庭一样:父母都上班,但是,我妈承担了绝大部分的家务,一边做,一边抱怨、唠叨。我大一点之后,我妈开始唠叨我,说我不帮她做家务,她戳一下,我才肯动一下。我做的家务,她都是各种不满意,嫌这嫌那,最终还是自己亲自动手,才肯放心。

  但我妈妈从来没有疑惑过:为什么我爸可以不做家务?她觉得理所当然。她也从来没有要求过我弟弟学习做家务。她觉得天经地义。

  直到现在,我弟仍与我父母一起住,我妈还在每天为繁多的家务烦恼得不得了,她觉得很辛苦,可大家都不能体谅她。可是,要有人提出点个外卖或出去吃饭什么的,她马上觉得浪费钱,还不如她做的好吃。

  某种意义上,类似我妈妈这种贤惠女性,就是老一辈婚恋家庭关系的范本。活在传统范式里的女性,再叠加上实现了半拉子的妇女解放、女性得和男性一样上班赚钱;她们身兼数职,是无法快乐起来的;她只能抱怨。

  除了辛苦之外,她还本能地感觉到不公平;但这种不公平,是一种经由她认可的内在秩序,她并不想改变。比如说,她会认为,女儿也应该像她一样,很擅长做家务,才能讨好未来的婆家;而儿子,是无需做家务的。

  问题还在于,由于母亲这个角色是家务的主力,她有她非常严格的“家务ISO标准”,东西的摆放位置、清洁的程度、饭菜的可口程度、收拾东西的速度,都以她本人为标准,别人做的都不合她心意,最后只好她亲力亲为。

  这种关系里的其他家庭成员,也不开心,因为成天只能听到抱怨、负能量和各种情绪垃圾。就算不累,心情也根本轻松不起来。

  现在的婆媳剧,几乎每一个母亲、婆婆的角色,都是这种形象的翻版,女强人也好,家庭主妇也好,中年女性对家庭事务都有一种超乎正常的紧张,重要性一再强调。

  不排除有人天生喜欢做家务,也不排除有人性格中就有点洁癖,一定要按自己的想法;这是个人风格,无分男女。但问题是,我们这个社会里,女性做家务,明显比男性多很多很多倍,这不是基于个人风格,而是一种社会建构。

  即:女性天生就应该照顾家庭,女性的道德要求应该比男性高;不管女性是否有工作,一个家如果不整洁、有事情没干完,女性会觉得是自己的责任,再不情愿也要干;男人则完全没有心理障碍,觉得不关我事。

  咪蒙曾写了一篇文章《职场妈妈都欠孩子一个道歉》,说,“我们对孩子最愧疚的瞬间,大概就是要跟他们分开,去工作的时候。”“我们没有办法责怪任何人,我们只能怪自己。”

  如果问题换到男性身上,即便是最充满父爱的那些职场父亲,他们并不觉得欠孩子一个道歉,因为他们相信,他们工作、赚钱,就是对孩子最好的保护了。这个社会也是这么教大人和小孩的。小孩习惯于接受父亲这个角色的缺席,并且把这个合理化。

  但对于女性,马上就换了一种标准了。职场女性,工作、赚钱,还不够,还需要对孩子贴身照料。母亲这个角色的缺席,马上变成是不负责任的,家庭有残缺的。

  一位女性有了小孩之后还继续工作,她就要被称为是“职场妈妈”。这个词,是个偏正结构,“妈妈”才是核心,“职场”是定语,社会仍然认为女性最重要的责任是相夫教子,作为女性,职场只是你完成妈妈和家庭职责之后的补充项,一个额外的小甜点。但是,并没有“职场爸爸”这个词,是因为从来没有人把“爸爸”当作男性的主要工作。

  社会学有个著名的术语叫“母职惩罚”,生动概括了有孩子的女性在职场遭遇的系统性弱势。而且,还有一个对应的词,叫“父职奖赏”。转成现实的场景大家就马上明白了:

  在职场上,当一位女性有孩子的时候,大家会默认她需要花大量时间照顾家庭,工作上一般不够给力,她不宜升迁(除非你有非常卓越、超乎常人的成绩);

  而当一位男性有孩子的时候,大家会默认他工作稳定,有责任感,会为了家庭而好好工作,也不会跳槽,这种男性,比未婚的“嘴上无毛、办事不牢”的年轻男性靠谱得多(除非你真是烂泥扶上壁的家伙)。

  为什么一个孩子,能把女性的细心、认真的优点,变成不认真、无心工作的缺点;而同一孩子,能把男性不靠谱、没有定力的缺点,变成稳重、负责的优点?这个孩子难道像黑洞一样能吞噬一切吗?

  表面的原因,是家务的分配的不公,尤其是有了孩子之后,繁重程度大大加倍。而深层次的原因,是对母亲和对父亲这个角色的社会建构不公平。

  比尔及梅琳达基金会的主席梅琳达盖茨,援引了全球多个国家的数据,说:从做饭、洗衣到照顾老人孩子,全世界平均来看,女人每天比男人多花4.5个小时在无偿劳动上。这种男女的劳动时间差距,少则是北欧的每天45分钟,多至印度的每天5个小时。如果我们量化全球女性一年的无偿劳动,其价值总额可达1.5万亿美元。

  与此相对应的,是女男休闲时间的差别。以美国为例,美国男人平均每年比美国女人多花74个小时在运动和休闲娱乐上。而女性患抑郁和睡眠障碍的概率,是男性的两倍。

  结论显而易见:女性的更多地把时间奉献给了家人;男性更多地把时间留给了自己的娱乐和玩耍。

  与此同时,女性除了直接的家务劳动之外,还有看不见的“精神负载”。——女性成了隐形的“家务经理”。她需要把家里的大大小小事情规划、统筹、安排,包括财务管理、会计预算、家装整理、采购经理、还有孩子的后勤保障等等,由她安排得井井有条。

  这是一种长期的精神压力;这种压力,来源于“家庭主要是女人在打理”这种高标准;而最勤快的男性,往往也只是在妻子的规划安排下,执行具体事务。

  要知道,如果是在职场上,“决定做什么事、以及什么时候做怎么做、做到什么程度”,已经是一个全职经理职位了。

  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2014年的调查数据,中国男人每日在日常家务、购物、照顾家庭成员等上面投入的时间仅为91分钟,远远低于OCED组织29个成员国的平均值134分钟。而中国女人在同类事项上投入的时间则为234分钟,是男人的2.5倍还多。

  而且,这个数据只反映了体力家务的时间投入,并没有计入“精神负载”花掉的难以计算的时间。

  现在,一听到那些年轻的父亲对妻子说,“我帮你带带孩子”,我就想呵呵。因为他总以为,带孩子做家务,是妻子的职责,与他无关;他偶尔搭把手,是做慈善。

  人类的文化普遍在建构一种有关母亲、母性、和母职的神话。西方的、现代的话语,把女人塑造为事业家庭双丰收的“女超人”“女强人”;东方的、传统的话语,把女人塑造为“贤妻良母”“任劳任怨”。但核心都是相同的:

http://hide-my-stash.com/doulixiang/37.html
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
关于我们|联系我们|版权声明|网站地图|
Copyright © 2002-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